美国学者:沙特欲带领中东闯出第三条路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7月19日发表题为《本萨勒曼为阿拉伯世界锻造了第三条路》的文章,作者是美国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特G拉比尔。文章认为,海湾阿拉伯国家试图重新调整与美国的关系,寻求不一定与美国中东政策一致的政策替代方案。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总统乔拜登周六在吉达海滨酒店的宴会厅与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巴林、卡塔尔、阿曼、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埃及、伊拉克和约旦的领导人举行会晤时断言,美国不会把中东拱手让给中国或俄罗斯。据白宫和美国媒体称,在乌克兰危机期间该地区的大国竞争不断升级之后,这一声明旨在缓解阿拉伯人对美国对该地区和人权承诺的担忧。美国官员宣布与沙特达成广泛协议,包括扩大石油供应、建设5G电信网络、向以色列商业航班开放沙特领空以及延长在也门的停火协议。毫无疑问,这些协议凸显两国巩固关系的共同愿望。

诚然,拜登政府和大多数西方媒体对该地区的描述并不准确,对阿拉伯国家想要或担心什么作出了错误假设,包括关于与中国和俄罗斯对抗或它们可能会填补美国留下的真空的假设。从美国入侵伊拉克开始,阿拉伯人对美国外交政策的态度最多是褒贬不一,最近更是近乎质疑美国外交政策的本质和可行性。

从阿拉伯国家的角度来看,美国外交政策的这种前后不一致给美国制造了一种不确定的氛围。事实上,美国在中东的盟友和敌人都意识到,美国从该地区撤军不仅是其对中国战略重新定位的产物,也是华盛顿实力下降的体现。毋庸赘言,美国在1990年是世界上无可匹敌、无可争议的强国。三十年来,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两次失败战争之后,就连美国自己的盟友都认为,美国的全球地位正在下降。

这种局面的必然结果是,海湾阿拉伯国家试图重新调整与美国的关系,寻求不一定与美国中东政策一致的政策替代方案。这种转变的核心是俄罗斯和中国挑战美国在那里的政策的意愿和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俄罗斯和中国对乌克兰、克里米亚、香港和新疆的政策,华盛顿对它们的全球策略和制裁导致它们深化合作,不仅是为了抵御美国的挑战和压力,而且是为了削弱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结束了后冷战时代,开创了地缘政治影响尚未明确的世界新秩序。尽管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和采取战争策略应该受到谴责,但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一直在奉行针对俄罗斯的政策,目的是在军事和经济上击败俄罗斯并将其赶出西方文明。然而,美国呼吁国际社会制裁俄罗斯,却没有得到包括阿拉伯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的回应。

显然华盛顿的政治口头禅是,乌克兰战争是“民主对抗专制”的战争,这是一种简化主义战略。这场战争超越了民主与专制的鸿沟。随着许多国家拒绝加入美欧政治潮流,美国的全球地位正受到影响。围绕乌克兰问题的全球分歧远未达到冷战时期东西方分裂的程度。

相应的,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阿拉伯领导人一直小心翼翼地在一边是北约国家、另一边是俄罗斯和中国之间走钢丝。重要的是,以沙特王储为首的海湾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看到了危机带来的机遇及其全球影响,华盛顿重新将海湾国家视为战略地区的做法体现了这一点。

更具体地说,如果阿拉伯国家不爆发让阿拉伯保守派与阿拉伯民族主义者为敌的冷战,沙特王储本萨勒曼显然正试图承担阿拉伯世界的领导角色。事实上,接待拜登并召开吉达安全与发展峰会的本质就是使自己成为新的阿拉伯领导人合法化,恢复阿拉伯的团结和独立于大国联盟的全球影响力。

从中东的角度看,乌克兰危机正导致三个世界阵营的诞生:一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一个以俄罗斯和中国为首的非西方阵营,以及中间的一个不坚定的阵营。在中间阵营,阿拉伯世界发现自己与美国关系密切,但却没有准备好加入一个以俄罗斯或中国为目标的西方联盟,或者将俄中从中东赶走。

这两个国家已经在那里了。另一方面,阿拉伯世界却在维持和加强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合作与贸易。

可以说华盛顿误读了中东的政治版图,尤其是在乌克兰危机之后。同样重要的是,华盛顿低估了其对俄政策对国际社会的影响。拜登最近对吉达的访问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以加强美国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并缓解全球通货膨胀和降低油价。然而,美国远未实现将俄罗斯和中国赶出中东或建立反伊朗联盟的目标。

吉达首脑会议的最后声明明确阐述了这一点,此次峰会的重点是:整顿阿拉伯的秩序,维护区域稳定,加强阿拉伯的繁荣和政治影响力,通过外交解决悬而未决的地区冲突,以及加强阿拉伯的军事威慑。

此外,峰会所传达的信息和声明是:阿拉伯世界现在有了一位领导人本萨勒曼,他领导沙特和阿拉伯世界的野心并不取决于与美国的附庸关系。

正如一位精明的阿拉伯观察家告诉我的:“华盛顿从未停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今天它却向自己的臀部开枪。在一个争夺自然资源并滑向多极化的世界上,它在制裁和试图打败世界上最大的国家,这是什么样的政策?阿拉伯世界尽管存在问题和缺陷,但并非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

参考消息网7月24日报道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7月19日发表题为《本萨勒曼为阿拉伯世界锻造了第三条路》的文章,作者是美国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特G拉比尔。文章认为,海湾阿拉伯国家试图重新调整与美国的关系,寻求不一定与美国中东政策一致的政策替代方案。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总统乔拜登周六在吉达海滨酒店的宴会厅与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巴林、卡塔尔、阿曼、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埃及、伊拉克和约旦的领导人举行会晤时断言,美国不会把中东拱手让给中国或俄罗斯。据白宫和美国媒体称,在乌克兰危机期间该地区的大国竞争不断升级之后,这一声明旨在缓解阿拉伯人对美国对该地区和人权承诺的担忧。美国官员宣布与沙特达成广泛协议,包括扩大石油供应、建设5G电信网络、向以色列商业航班开放沙特领空以及延长在也门的停火协议。毫无疑问,这些协议凸显两国巩固关系的共同愿望。

诚然,拜登政府和大多数西方媒体对该地区的描述并不准确,对阿拉伯国家想要或担心什么作出了错误假设,包括关于与中国和俄罗斯对抗或它们可能会填补美国留下的真空的假设。从美国入侵伊拉克开始,阿拉伯人对美国外交政策的态度最多是褒贬不一,最近更是近乎质疑美国外交政策的本质和可行性。

从阿拉伯国家的角度来看,美国外交政策的这种前后不一致给美国制造了一种不确定的氛围。事实上,美国在中东的盟友和敌人都意识到,美国从该地区撤军不仅是其对中国战略重新定位的产物,也是华盛顿实力下降的体现。毋庸赘言,美国在1990年是世界上无可匹敌、无可争议的强国。三十年来,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两次失败战争之后,就连美国自己的盟友都认为,美国的全球地位正在下降。

这种局面的必然结果是,海湾阿拉伯国家试图重新调整与美国的关系,寻求不一定与美国中东政策一致的政策替代方案。这种转变的核心是俄罗斯和中国挑战美国在那里的政策的意愿和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俄罗斯和中国对乌克兰、克里米亚、香港和新疆的政策,华盛顿对它们的全球策略和制裁导致它们深化合作,不仅是为了抵御美国的挑战和压力,而且是为了削弱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结束了后冷战时代,开创了地缘政治影响尚未明确的世界新秩序。尽管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和采取战争策略应该受到谴责,但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一直在奉行针对俄罗斯的政策,目的是在军事和经济上击败俄罗斯并将其赶出西方文明。然而,美国呼吁国际社会制裁俄罗斯,却没有得到包括阿拉伯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的回应。

显然华盛顿的政治口头禅是,乌克兰战争是“民主对抗专制”的战争,这是一种简化主义战略。这场战争超越了民主与专制的鸿沟。随着许多国家拒绝加入美欧政治潮流,美国的全球地位正受到影响。围绕乌克兰问题的全球分歧远未达到冷战时期东西方分裂的程度。

相应的,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阿拉伯领导人一直小心翼翼地在一边是北约国家、另一边是俄罗斯和中国之间走钢丝。重要的是,以沙特王储为首的海湾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看到了危机带来的机遇及其全球影响,华盛顿重新将海湾国家视为战略地区的做法体现了这一点。

更具体地说,如果阿拉伯国家不爆发让阿拉伯保守派与阿拉伯民族主义者为敌的冷战,沙特王储本萨勒曼显然正试图承担阿拉伯世界的领导角色。事实上,接待拜登并召开吉达安全与发展峰会的本质就是使自己成为新的阿拉伯领导人合法化,恢复阿拉伯的团结和独立于大国联盟的全球影响力。

从中东的角度看,乌克兰危机正导致三个世界阵营的诞生:一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一个以俄罗斯和中国为首的非西方阵营,以及中间的一个不坚定的阵营。在中间阵营,阿拉伯世界发现自己与美国关系密切,但却没有准备好加入一个以俄罗斯或中国为目标的西方联盟,或者将俄中从中东赶走。

这两个国家已经在那里了。另一方面,阿拉伯世界却在维持和加强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合作与贸易。

可以说华盛顿误读了中东的政治版图,尤其是在乌克兰危机之后。同样重要的是,华盛顿低估了其对俄政策对国际社会的影响。拜登最近对吉达的访问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以加强美国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并缓解全球通货膨胀和降低油价。然而,美国远未实现将俄罗斯和中国赶出中东或建立反伊朗联盟的目标。

吉达首脑会议的最后声明明确阐述了这一点,此次峰会的重点是:整顿阿拉伯的秩序,维护区域稳定,加强阿拉伯的繁荣和政治影响力,通过外交解决悬而未决的地区冲突,以及加强阿拉伯的军事威慑。

此外,峰会所传达的信息和声明是:阿拉伯世界现在有了一位领导人本萨勒曼,他领导沙特和阿拉伯世界的野心并不取决于与美国的附庸关系。

正如一位精明的阿拉伯观察家告诉我的:“华盛顿从未停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今天它却向自己的臀部开枪。在一个争夺自然资源并滑向多极化的世界上,它在制裁和试图打败世界上最大的国家,这是什么样的政策?阿拉伯世界尽管存在问题和缺陷,但并非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