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危机三年半终破冰:沙特重开边境海合会再次团结?

塔米姆5日应沙特国王萨勒曼之邀抵达沙特西部城市欧拉,参加第41届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首脑会议,这也是沙特宣布与卡塔尔断交三年半来,塔米姆对沙特的首次访问。在此次会议上,沙特王储·本·萨勒曼宣布,海合会成员国已经就“团结与稳定”达成《欧拉协议》,结束与卡塔尔持续三年半的外交争端。

就在前一日,一直致力于斡旋海湾危机的科威特宣布,沙特阿拉伯与卡塔尔决定相互开放陆、海、空边境。沙特重开边境的决定标志着海湾危机破冰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不过,分析认为,各方实现全面和解的道路依然漫长。

2017年6月5日,沙特与巴林以卡塔尔破坏地区稳定局势为由率先宣布与之断交,埃及、阿联酋、利比亚和也门立刻跟随。与卡塔尔接壤的沙特同时对其关闭了陆、海、空边境。这六个中东国家认为,卡塔尔支持包括极端组织“国”在内的恐怖组织,但这一指控遭到卡塔尔否认。

尽管三年半之前那场轰轰烈烈的集体断交来得似乎令人措手不及,但绝非空穴来风。虽同为海合会成员国,但沙特、巴林、阿联酋三国与卡塔尔之间的矛盾早已摆上台面。

在海合会国家当中,“素有反骨”的卡塔尔与盟友的步调向来不一致。在沙特看来,卡塔尔除了与伊朗“暧昧不清”,还被指暗中资助等组织,同时沙特还认为卡塔尔支持在巴林及沙特东部省份周边活动的什叶派武装。此外,也有分析认为,在“阿拉伯之春”期间,卡塔尔利用半岛电视台“煽动埃及和海湾国家的反对派对抗政府,威胁其政权安全。”

2017年5月,沙特、巴林、阿联酋等国已经宣布屏蔽卡塔尔新闻媒体。而让各国火速摊出断交底牌的事件则是疑似出自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的一段争议言论。

2017年5月23日,卡塔尔国家通讯社发布了一段据称是塔米姆的讲话。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塔米姆不但称伊朗是“不可忽视的力量”,同时批评了美国和沙特对伊朗的敌意。当日,卡塔尔通讯社还在推特上宣布,卡塔尔外交部将召回卡塔尔驻沙特等国大使。

虽然新闻播出后卡塔尔政府立即出面澄清,称这些言论是黑客伪造出的“假新闻”,但为时已晚——沙特、阿联酋和巴林已向境内的卡塔尔公民下了“逐客令”,并宣布对卡塔尔航空封闭空域。除此之外,沙特、阿联酋、埃及和巴林还向卡塔尔提出了恢复关系的一份清单,其中有13个条件,包括关闭半岛电视台、切断与伊朗联系、关闭土耳其在卡塔尔的军事基地等,而这些条件皆被卡塔尔以“侵犯主权”为由拒绝。

然而,有声音认为,虽然沙特率先宣布与卡塔尔交恶,但从中作梗的却是阿联酋,目的是借助沙特打压卡塔尔。《》2017年7月的一份报道引述不具名的美国情报官员的话称,就在塔米姆有关言论曝光的前一天,阿联酋政府高层官员曾就入侵卡塔尔政府官方推特账号及卡塔尔通讯社网站一事进行讨论。不过,阿联酋方面同样否认该指控。

2017年下半年,海湾上空阴云密布,气氛诡谲。卡塔尔与沙特不仅舆论战愈演越烈,还分别斥资雇佣游说集团向美国政坛施加影响。当年年底,卡塔尔参加了在科威特举行的海合会首脑会议,但沙特、阿联酋和巴林领导人均未出席。2018年1月,卡塔尔寻求国际仲裁结束封锁,而联合国也认为对卡塔尔的封锁涉嫌侵犯人权。

由于无论是被封锁的卡塔尔,还是实施封锁的诸国,无一不是美国盟友,故美方无意让危机各方彻底闹掰,也多次派特使斡旋。2018年1月,卡塔尔与美国进行战略对话,两国签署增进双边关系的重要协议。当年4月,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在华盛顿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并强调了双方在安全、国防和经济领域的紧密伙伴关系。

2019年8月,卡塔尔国防大臣表示,多哈愿意与封锁国家展开“无条件对线日,卡塔尔派财政大臣出席了海合会金融与经济合作委员会特别会议;当年6月,在遭封锁三周年之际,卡塔尔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在持续的海湾危机中不会有胜利者。”

2020年年底,海湾国家与卡塔尔的破冰计划终于露出眉目。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在2020年12月举行的视频外交会议上,沙特外交大臣称他对修复与卡塔尔的关系持乐观态度,协议“近在咫尺”。在同一场会议上,卡塔尔外交大臣也承认,为了“最终结束海湾危机”,各方已经做出了一些行动。

与2020年美国推动的一系列“中东和平”重磅事件一样,促成卡塔尔与其他海湾国家和解的同样是特朗普的亲密顾问库什纳。2020年12月3日,库什纳开启了特朗普任期尾声的又一次重要中东之旅,他前后抵达沙特与卡塔尔,试图为调解海湾危机作出最后的努力。

最近几个月,库什纳代表特朗普政府,推动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苏丹及摩洛哥相继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有分析指出,特朗普政府的目的是最终说服沙特加入该与以关系正常化的名单,不过另一种声音认为,即便这一目标未能实现,以色列也将在海湾危机的缓和中获益。

“将库什纳的访问视为支持沙特或者支持卡塔尔,就是误解了他本人的动机。”前总统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国务院高级官员威廉·劳伦斯对半岛电视台指出,“我看到(库什纳的)所有议程都与增进以色列利益和立场有关。”

劳伦斯指出,陪同库什纳访问沙特与卡塔尔的小组成员据称包括美国中东问题特使阿维·伯科维茨、美国伊朗问题特使布莱恩·胡克以及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当·博勒,“他们并不是致力于解决海湾危机的人,反而一直在努力推动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协议和孤立伊朗。”

华盛顿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驻地学者罗伯特·莫吉尼基去年12月在接受美国独立媒体The Media Line采访时指出,特朗普政府努力斡旋以期实现卡塔尔与其他海湾国家之间的和解,这是因为“2021年1月就要离开白宫的美国官员们正着眼于自己的政治前途,他们希望获得更多的外交成就。”

“特朗普政府已经在中东投入了大量政治资本,他们希望能在以色列之外获得快速的收益。”莫吉里尼表示。美国最近一次为中东和平斡旋的积极成果,是以色列与摩洛哥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虽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库什纳均宣称还有一系列阿拉伯国家“在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名单上”,但目前看来,新的协议很难在特朗普离任前达成。

卡塔尔政治分析师、《东方报》评论员萨拉赫·加里卜认为,拜登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推动了沙特与卡塔尔迅速走向和解。加里卜指出,拜登在人权、卡舒吉谋杀案和也门内战等问题上都对沙特提出过批评,这也迫使沙特在拜登上台前采取紧急行动。

事实上,对于美国而言,卡塔尔被封锁并未带来任何战略利益。《外交政策》杂志指出,当特朗普对伊朗经济施加“最大压力”时,卡塔尔航空公司却因被封锁而不得不使用伊朗领空,卡塔尔支付的“过境费”反过来又帮助了伊朗经济。

沙特与卡塔尔的和解将为海湾危机的解决开辟道路,海湾国家的再次团结无疑也将提升海合会的地区地位。

沙特王储·本·萨勒曼1月4日表示,本届海合会首脑会议“将是一次全面而包容的峰会,它将带领成员国实现团结统一,促进共同走向繁荣,团结一致应对地区挑战。”次日,·本·萨勒曼在正式会议期间宣布,海合会各成员国已就“团结与稳定”达成名为《欧拉宣言》的协议,以此结束与卡塔尔的外交争端。

“今天,我们迫切需要团结起来,提升我们的地区(地位),应对我们周围的挑战。”据半岛电视台报道,·本·萨勒曼在致辞中特别强调了伊朗的威胁,称其导弹项目为对地区的“破坏计划”。

华盛顿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的莫吉里尼认为,沙特与卡塔尔关系的修补将会在多个层面上减少卡塔尔与伊朗的交往,包括卡塔尔航空对伊朗领空的依赖。但莫吉里尼同时指出,“即使在最佳情况下,卡塔尔也不会放弃为了应对2017年断交危机而建立起的广泛政治和经济联系。在与海合会关系回暖之际,卡塔尔与土耳其和伊朗的联系或许不再那么明显,但也并不会很快消失。”

在2017年卡塔尔遭海湾三国封锁后,由于禁运威胁到基本商品的供应,伊朗迅速提供了蔬菜等必需品的援助,而土耳其则表示支持卡塔尔,并向卡塔尔派遣军队,此举引起沙特强烈不满。

沙特政治学学会理事会成员苏莱曼·奥加利则对The Media Line指出,和解将减少海湾地区政治上的两极分化。“如果海湾危机结束,那么另外几场危机也会随之结束。”奥加利指出,卡塔尔危机加剧了地区的许多其他危机,例如土耳其与沙特因卡舒吉谋杀案而产生的龃龉。

据The Media Line报道,前土耳其驻卡塔尔大使米特哈特·伦代指出,卡塔尔与沙特之间重新建立了沟通渠道,与此同时,土耳其也与沙特建立了另一个沟通渠道。去年11月,在由沙特主持的G20峰会期间,沙特国王萨勒曼致电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同意双方应建立外长对话机制,促使两国关系正常化”。

然而,在沙特商会的鼓励下,沙特仍在土耳其商品。去年10月10日,土耳其八个最大的商业集团负责人在一份联合声明中提到,沙特公司抱怨沙特政府强迫他们签署文件,要求他们不要从土耳其进口商品。

此外,奥加利认为,和解努力仍处在“起步阶段”,“截至目前其还面临着与卡塔尔断交的一些国家以及卡塔尔内部某些政治派别的反对。同时,海合会的官方声明也太过笼统,尽管他们确实欢迎和解,但却没有提供有关和解的任何细节。”奥加利表示。

“沙特最近在解决海湾危机的争端时表现出比过去更大的灵活性,且沙特也与海湾主要盟友保持距离。”华盛顿特区阿拉伯中心(Arab Center Washington DC)执行董事哈利勒·贾尚对半岛电视台表示,“与此同时,阿联酋似乎仍继续对卡塔尔采取强硬路线。”

关键词

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就佩洛西窜访台湾发表谈线日起暂停天然砂对台湾地区出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