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迪拜这个国家多有钱经济萧条时贷款也是欠的还不上

几个世纪以来,迪拜始终被看做一个充满强盗精神的沙漠交易中心。它的四周被长满白珊瑚的沙滩所环绕,来来往往的人当中,既有珠宝商人,也有黄金走私商。直到2002年,这个微型酋长国还允许外国人首次购置土地,并对他们的置地行为给予大量优惠。作为统治阿联酋的家族,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长为外国购买者提供免费居住证、低税收和优惠贷款,于是,海外置地者给至来。

今天,这个以前似乎从未存在的首长国以其现代建筑奇迹闻名于世一拥有全球最大商场的帆船酒店,私人住宅同样奢华。有人曾对我讲过,在印度驻阿联酋大使馆,有位从事大型家电贸易的职员,居然在自己的住宅房顶放置了一艘蓝色宇宙飞船。

危机让迪拜为公共建筑及私人建筑承担1200亿美元的贷款,而整个国家的年度GDP总共才800亿美元。2009年初,酋长公开承诺,他的酋长国完全有能力偿还贷款,但阿联酋还是在两周之后出现贷款违约。于是,整个市场遭遇断崖式,经济旋即陷入深度萧条。

实际上,造成这种鲜明对比的部分原因,是和平与战争的差异。美国对伊拉克先后发动两次战争,随后招致91”。也是在这段时期,迪拜实现飞速发展。当动乱在阿拉伯世界不断蔓延时,迪拜则从债务重压中强势反弹。

因此,当许多中东国家的经济因政治动荡而陷入停滞时,迪拜则缔造高出新兴市场国家几个百分点的增长率。这个港口城市吸引来自全球各地的求职者,迪拜的人口也因此迎来高达10%的年均增长率。曾于2000年空无ー人的酒店,到2013年再次一房难求。每年海外游客的人数达6500万人,迪拜国际机场也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5个机场之和我一样曾持怀疑态度的人肯定会疑惑,统治迪拜的马克图姆家族否为世界上最大的商场找到买家,为世界上最高级的酒店找到房客。

重要的是,迪拜经济的增长正在摆脱对大规模建筑项目的依赖:建筑业占GDP的比例已从2008年的超过30%降低到目前的209%。这些摩天大厦带来的运输、贸易及旅游业的火爆,成为迪拜经济增长的强力引擎。当然,这并不是说,马克图姆长对建筑业失去兴趣。实际上,他在2012年刚刚宣布一项投资总额高达1300亿美元的超级工程頭目,其中包括投资1000化美元修建一座以他名字命名的新城,而这座新城将拥有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游泳池,其面积将达40万平方米。这项计划引起外界关注,人们开始担心,追求奢华的迪拜是否会让自己重蹈覆辙,再次陷入债务危机。

他在城中心的一座大厦上挂出一条30层楼长度的标语,上面写着:“放心,这里绝没有泡沫。”到2013年,我已不再担心泡沫的威胁,相反,我开始好奇,是什么让迪拜如此充满激情与活力。答案很简单:迪拜在一个四周封闭的世界向外界打开了一扇窗子。迪拜周边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产油国,但这些国家和地区经常卷入政治纷争,难以自拔。许多移斯林派别间的争斗,让他们没时间休养生息。相反,身处乱境的迪拜独自散开大门,迎接世界各地的客人。

里卡兹将现代的迪拜比作好菜坞电影中“战火中的卡萨布兰卡”:在这块“中立场地”上,来自周边战场的战士可以“相互会面、拉找敌人甚至叛逃,但眼下绝不会面临被逮捕的威胁”。

地理位置对经济增长至关重要:如今,波兰和墨西哥之所以在全球竞争中拥有巨大的潜在优势,主要归功于这两个国家与市场广大的西欧及美国相邻。同样,越南和孟加拉国也利用它们在西方国家与中国业已建立的贸易路线,使许多以前主要由中国承担的出口制造业务,转移到这两个国家。但地理位置不可能一劳永逸地决定命运,在地理上毗邻美国或中国只是一种潜在优势。

称得上地理甜点的国家,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不过要享受这番幸运,不仅需要它们认识和善于发挥这种优势,采取对外开放(尤其是对邻国开放)的贸易政策,还要确保整个国家全面投身于全球贸易洪流之中。譬如,墨西哥正在美墨边境地区兴建该地区的第二大城市,同时也是墨西哥的第二大城市。

最具诱惑力的是,这个地区拥有全球已探明石油储量的60%。全球航运线路图上分布着许多咽喉要道,从马六甲海峡到巴象马运河,再到霍尔木兹海峡,而迪拜所在的位置让它变成一个收撮员,数着有多少桶石油从伊朗和伊拉克等深陷战乱的产油国流出。实示上,今天的迪拜已成为该地区航运、旅游业、信息技术以及金融服务业的枢组在迪拜,尽管人们几乎意识不到政府的存在,但一切都在政府的监控之下,通常是借助监视摄像头。如果你在迪拜的主干道谢赫,跳上超速驾驶,虽然大街上基本见不到警察、但你还是会很快收到一封装着罚款单的邮件。

这是一个资金雄厚又装备世界最先进技术的政府,因此不难理解,尽管迪拜曾是袭击的目标,但迄今为止,这里始终是无法得手的地方监督固然是维护安全的必要手段,但宽容的价值同样不可估量:全球100多个国家的人在迪拜安家,住在迪拜的人既有巴基斯坦的劳工,也有英国的足球明星。这里有天主教教堂,也有佛教寺院和什叶派的寺,还有座新建的锡克教寺庙。

尽管沙特阿拉伯、巴林和卡塔尔等其他海湾国家也试图成为中东地区的贸易和投资中心,但其保守的社会习俗和宗教信仰,不允许他们接受外国人的资金和行为方式,这或许也因为他们是因油气而富,而迪拜不是。

迪拜的唯一选择就是成为乱局中的卡萨布兰卡。不管出于何种原因,这些国家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沙特阿拉伯也在建造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楼,试图盗走迪拜哈利法塔世界第一高建筑物的美名。但是,外国人会跑到一个如此封闭,难以接受外国游客,尤其是不戴面纱的女性的国家吗?2013年,沙特阿拉伯只吸引了少数外国游客,在这为数不多的游客中,还有500万是每年到麦加朝圣的教徒。

相比之下,每年到迪拜的外国人则高达6500万。气氛和谐、自由自在的绿洲,让迪拜吸引来启全球各地的资金,其中有部分资金甚至来自邻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